第460节

小说:盛唐夜唱 作者:漂亮格子
    前些天贼人都没有来,烽火也未曾燃过,现在,贼人终于来了!

    “不只一处!”有人惊叫道。

    确实不只一处,第一处浓烟是起至东南方向,然后是东北、正北,紧接着四面八方,十六处烽火哨卡全部冒起了黑烟!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!”叶畅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该如何是好,这下完了,便是想去河阳,也去不成了!”李憕连连顿足。

    “李公先请回城,组织民壮上城助守。”叶畅眯着眼道:“我这就将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这些操演的新兵当中,便有人发了声喊:“贼人来了,快逃命啊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喊,这群新兵顿时大乱,无头苍蝇一般乱跑起来。他们手中的兵刃,也大多数都丢了下来,甚至连身上披的甲衣,也嫌太重被扔下。转眼之间,地上一堆丢弃的武器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叶畅甚至顾不得理睬李憕了。

    “吹军法号。”李憕听得叶畅冷冰冰地对身边的一兵士说道。

    李憕早就注意到那个兵士,他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叶畅,无论什么时候,都是如此。只见那兵士从腰间摘下一个喇叭,鼓起腮开始吹,四短四长的喇叭声旋即响起,连接着循环了三遍,然后周围便是怒吼声一片!

    那些在新兵中的老兵,纷纷怒喝,呵斥自己的部下蹲下抱头,他们手中的竹鞭狠命地抽过去,抽打在一个个没有反应过来的新兵身上。绝大多数的新兵在这一顿狂抽中抱头蹲下去,还有少数一些试图冲出操演场的,但是操演场边缘的老兵们已经五人一组兜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就见着接二连三挥刀砍人。

    十余个试图逃走的新兵,直接被砍了脑袋!

    这血腥一幕,看得那些蹲着的新兵又是一阵声嘶力竭的惨叫!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却没有人敢起身乱跑了,因为只要他们当中谁有异动,少不得就是一竹鞭然后跟着一脚,还有一声喝:“想死就起来!”

    李憕看得呆住了,这个时候,叶畅歪过脸来,才将剩余的话说与他听:“李公先回城中,让百姓紧闭门户,除了上城助守之人,不得在街头闲逛。另外,城中的差役,就全交与李公,在大街小巷穿梭巡视,每个十字路口,至少要有三人盯着,休要让贼人细作乘机作乱!”

    “贼、贼人细作会乘机作乱?”

    “以防万一,不过我料想,在贼人正式攻城之前,这些人都会比较老实。”叶畅道:“我让刘长卿佐助李公,协调饭食茶水汤药,随时送上城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,遵命!”

    或许是叶畅的镇定感染了李憕,他这个时候也安静起来,应了一声之后,他立刻带着自己的亲随向城中赶去。

    校场离城门还有两里多地,这赶去需要一段时间。叶畅在他离开之后,回过头,下令道:“整队!”

    “起来,整队!”充任队正的老兵们呵斥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虽然还有些乱,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象此前那般拖拉。此前他们消极怠慢,虽然会被训斥,甚至可能挨上两鞭,却还没有人被砍脑袋。

    见他们整好队,叶畅点了点头:“这才有几分军人模样……方才执行军法,乃是叶某之命,你们或许觉得十余里外的乱贼可怕,但叶某要告诉你们,在你们身边、面前的叶某,比起那些乱贼更可怕!”

    他声音虽是不大,却是让这些原本滑不溜手的无赖游侠们心惊胆战!

    “与乱贼厮杀,最多就是丢了你的性命罢了,你父母子女家人,尚有叶某抚恤。但不遵叶某将令,畏敌怕死,那么不仅会死得更快,而且父母子女家人,也将受汝等迁累!”

    那些新兵们不敢看着叶畅,心里既是畏惧,又是不服气。就在这时,便听叶畅又道:“方才斩杀的那十余兵士,视为战场逃兵处置,家人不但没有抚恤,而且给我记下他们籍贯,待平贼之后,他们家产尽没,家人全送安西,为军中屯奴!”

    新兵们顿时哗然,忍不住抬起脸看着叶畅,发觉叶畅神情淡漠,仿佛宣布的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处置。

    天宝十一载,叶畅在怛罗斯大败大食与河中诸国联军之后,大唐的势力便在碎叶川一带站稳了脚根,从碎叶川到龟兹,千里余地界,沿着天山两麓,修建了近二十处军屯所。这些军屯所都以一到两处堡垒为依托,开辟周围数千甚至万顷良田,平时耕作,有警则避入堡垒之中。所处军屯所驻军不等,少则不过数十,多则几百近千,他们都是脱产的职业兵,耕作之事,一律交由附城兵与屯奴。

    所谓屯奴,便是这些年被判流徒的犯人,根据其所犯案子长短,必须在军屯所中劳作。他们想要穿过漫漫黄沙回到中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即使不提沿途的哨岗,就是那万里路途,也绝非零散的屯奴能够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们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明、明白!”

    在发觉这位叶郡公比起传说中的还要恐怖之后,这些新兵哪里还不明白对方的意思?

    无论他们心里还做着什么打算,但至少现在,他们已经被慑服,不敢不听军令了。

    “随我先退,不入城,就在洛阳城外,与敌一战。”叶畅又道。

    新兵们个个都是心惊胆战,但叶畅既然做了决定,他们哪有胆子表示不同意见?众人重新拿起自己的武器、披起丢弃的衣甲,垂头丧气跟着叶畅退到了洛阳城前。

    城门虽是开着,吊桥也未收起,但是叶畅却不允他们入城,而是在城外列阵,等待着敌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,城里送来过一次吃食饮水,他们才看到贼众到了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贼人像是潮水,无边无际,组成了一条长线,将整个洛阳城都包围得严严实实。贼人未急着攻击,他们在距离洛阳城约里余之外停了下来,城外的这群兵士成了他们关注的重点,很快,叶畅就看到有十余骑飞奔离开。

    他嘴角微微噙起了一丝笑。

    “郎君,为何不入城?”他身边的栗援见此情形,有些担忧,低声在他旁说道:“郎君千金之躯,不可以身涉险,更不可寄望于这些乌合之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放心,我若不在这里,只怕凭着些许老兵,弹压不住这些无赖。而唯有我在这里,才钓得上大鱼。”

    “大鱼?”

    “贼首袁瑛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栗援虽然是叶畅身边的亲信,也看到叶畅大多处部署,但是,他只是这两年随在叶畅身边的,军略方面并不是很擅长,故此对叶畅的想法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就是。”此时叶畅也没有心思解释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李憕连连跺脚,一把扯来一个士兵:“快下去,请叶公速速入城,请他万勿大意轻敌,快!”

    他在城上,看得比叶畅更远,也更真切,他可是亲眼见到贼人声势,只怕不下十万众!

    这十万人各持兵刃,排队进入洛阳城也需要老长时间,叶畅只带着两千多乌合之众,便敢在城外迎战——这若不是蠢到极点,就是狂妄到了极点。若只是叶畅一人,依着李憕的性子,让他死就是,但可是叶畅一身干系到洛阳全城的安危,甚至可以说,在如今四面烽火的情形之下,干系到整个大唐的安危,他可不能此时死在洛阳城外!

    下去催促的兵士派了三批去,可是都没有能够接近叶畅,甚至连出城都没有,才到城门前,便被叶畅的亲兵拦住,赶了回来。这让李憕更是心忧,他举目再望贼军,发现贼军开始异动,原本分散于四处的,现在开始聚拢了。

    虽然还保留了部分贼军留在洛阳东西二侧,但主要兵力,都开始向着洛阳城南集结。

    叶畅便在洛阳城的南门定鼎门。

    “该死,该死,这等人物,竟然也是当朝名将!”在李憕的心里,都已经开始破口大骂了,贼势如此众,叶畅却还在城外,这半点都不合兵法。就连贼人都知道围三阙一,叶畅却还这般大意!

    他目光闪动,渐渐变得深沉起来:叶畅自寻死路,洛阳城却不能陪着他自寻死路,过会儿贼军攻城,只要叶畅稍露败状,自己就得让亲信和衙役夺取城头绞锁,收起吊桥,放下千斤闸!

    哪怕让叶畅死在城下,也不能让贼人入城!

    第440章 疑有神兵自天降

    “果然是叶畅……哈哈哈哈,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尽管袁晁反复交待过袁瑛,面对叶畅要小心谨慎,而自从得知叶畅就在洛阳城中之后,袁瑛也确实很小心谨慎,可是现在,他觉得胜利在望,忍不住原形毕露起来。

    叶畅就在城外!

    只有两千余人护卫!

    “袁五哥,你说怎么办?”周围乱贼首领们也都眼前发亮,个个叫道。

    “还怎么办,弟兄们,抄家伙上去,干他娘的!”袁瑛嚎叫着道。

    在他们聚集起看望向洛阳城外的叶畅部时,叶畅同样在看着他们,只不过叶畅手中有望远镜,故此能看得更清楚一些。

    “看来那就是贼首了。”见到一群贼人围着一人向自己这方指指点点,叶畅猜想道,然后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:“羊儿,看到那面旗帜么?”

    王羊儿顺他所指望去,然后点了点头:“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过去,无论他逃到哪儿,就追杀到哪儿!”叶畅下令道。

    王羊儿咧嘴笑了笑:“好!”

    他却全然不想,自己面对的是十余万众,只是叶畅一声令下,便要向前冲杀。叶畅自然不会让他一人去送死,他又向自己身边的那号兵下令道:“命令他们闪开,城里准备冲锋!”

    号兵的喇叭声响了起来,那些面对着人多势众贼军已经两股战战的新兵们,突然听得这号声,尚不知其间是何用意,然后便听得身边的老兵呼喝道:“闪开,闪开!”

    呼喝声与竹鞭的抽打下,这些新兵左右散开,露出中间的叶畅等人。袁瑛远远见此情形,心情更是欢喜:“果然,叶畅临时抓来的那些乌合之众,根本不敢接战……”

    城上的李憕开始小声向自己的亲信吩咐,要他们见自己命令,便去夺下城头绞盘。正吩咐间,忽然见两列兵卒骑着战马,小跑着出了城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他讶然扬眉。

    “那又是什么?”袁瑛亦是奇怪,这个时候,城中派出了援军?方才叶畅新兵的混乱,是为了给这些援军让开道路?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,现在就是机会,官兵阵势不稳,胆气不足,只要他这边一个冲锋,便可以杀败官兵,乘势夺城!

    “杀!”他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杀啊,抢金银,抢小娘!”

    那些乱贼首领纷纷叫嚷起来。贼兵涌出阵列,象是海潮一般,狠狠地拍向洛阳城。

    这是十万人的冲击,城外的田地早就被踏平来,他们掀起的尘土,遮天蔽日,仿佛四处都燃起了烽烟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李憕脸色大变,但这时,却听得城头鼓声响起。

    密集的战鼓声中间,还夹着尖锐的喇叭声。出去的那些唐军用很短时间便在叶畅身后完成了集结,而此时,贼军距离城前,不过里余!

    “羊儿,杀吧!”叶畅用力抽打了一下王羊儿的肩。

    王羊儿吼了一声,象是只放出囚笼的饿兽,将手中的长刀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他身后,近两千骑也全是举起长刀。一时之间,刀刃如林,寒光似雪!

    鼓声更急,喇叭声更凄切。

    这两千骑兵组成的队伍开始缓缓前移、加速,最初时阵型相当密集,但随之开始散开,形成一个锥状。

    王羊儿便是锥尖。

    袁瑛下令冲杀,自己却在高处,并没有随队冲出来,见城中突然杀出这两千骑,他吃了一惊,愕然环顾左右:“不是说他只募得两千人么,哪里又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39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39小说网网站阅读盛唐夜唱,盛唐夜唱最新章节
39小说,39小说网,伦理小说,辣文合集,辣文小说,好看的小说
版权所有 http://www.139k.net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