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节

小说:蛮郎 作者:孤悟
    傅氖拢也荒苋檬婧映晌糇邮帧!?br />

    「还有律滔可以阻止舒河啊,为什麽一定要由你来?」凤楼不依地抬起蛲首,还是满心的不赞同。

    「由律滔来?」他鄙视地哼了哼,「你别被他的外表给骗了,律滔的心比舒河更狠。」看在舒河是和他同父同母的份上,他才不对舒河下手,可是那个律滔,他老早就想找个机会整治他一回了。

    「什麽?」他没说错?那个继卧桑之後,朝中众臣人人称赞的律滔?

    霍鞑娓娓道出那两个皇弟不为人知的一面,「我会帮舒河,是因为我欣赏舒河是个真小人,他从不会掩藏他的小人本色去做些虚伪的事。可是律滔,他却是个道道地地的伪君子,他总用一副大善人的模样来盖住他的本质,其实他肚里的坏水可没比舒河少,不然你以为他怎能和舒河斗成平手?而他又怎麽会让怀炽那麽讨厌他?」

    「怎麽会……」她讶异得无言以对,根本就看不出那两个人藏在表面下的真实样貌。

    「别去想了,我的那两个皇弟,咱们这辈子也不会弄懂他们在想什麽的。」

    他早就对他们两个已经放弃。

    「王爷,各船炮手已就位,火药备齐,炮门也已全开。」副将在联络大军准备就绪後,恭谨地站在他身後等候他的下令。

    他抽出佩剑,剑尖指向穹苍,「燃引。」

    在霍鞑的一声令下之後,整齐排列在河面上的船舰,即在同一时间齐燃引信,霎时,护城河面上笼罩起一阵浓厚不见五指的黄白色硝烟,震耳欲聋的炮声,接管了所有人的听觉,而上方受炮火轰击的宣德殿,则在转瞬间融入火海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远站在护城河河岸另一处袖手旁观的舒河,面无表情地看著一把妖艳的大火,很快地吞噬了锁缚住他多年的宣德殿,不过多久,宣德殿的建筑骨架,也在炮火下被轰垮,带著熠熠的火星,细碎的残骸纷纷掉入河面上。

    点点火光照亮了舒河的眼眸。

    历史的陈迹已经过去,该轮到他去找找真正属於他自己的未来了。

    「任大老们谁也没想到,霍鞑会炮轰自家南内。」同样也站在河岸旁的樊不问,心情不似舒河那麽沉重,反倒很得意这件事能做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舒河在宣德殿不复存在後,才掉过头缓缓地开口。

    「我说过,藉由霍鞑之手,我们能够创造一个新南内。」若不是有霍鞑的不畏艰险,只怕他还得被大老们操控一辈子。

    「总算是等到这天了。」樊不问的眼底泛著滥於言表的欣喜。

    「不知道……」舒河一手搓著下颔,欲言又止地转首看向另一边的天际。

    「嗯?」他好奇地也转身看去。

    舒河坏坏地漾著笑,「不知道朵湛和律滔现在的脸色,会是什麽样?」在知道白费功夫,又没能阻止他後,他们两个人可能会气爆了。

    「改天一块去瞧瞧吧。」樊不问拍拍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「也好。」

    *冷天放有种想杀人的欲望。

    炮轰南内兴庆宫一事过了数日後,让三内众臣忙碌不已,也让圣上皱弯了一双白眉的正主儿,竟然大摇大摆地搂著他的妹子晃进他的家门来。

    「你还敢来?」

    整个人趴抱在凤楼身後,藉一身清凉的凤楼以避秋老虎热度的霍鞑,在嗅到冷天色一身的火气後,刻意将身前的凤楼再撞紧一些。

    「有什麽好不敢的?」要不是为了他不想继续妾身未明,想要来她家提亲好来个名正言顺,他早就带著凤楼回南蛮了。

    冷天色指控的指尖,随即绕过凤楼的小脸指至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「你以为圣上不知道你是为了舒河而做出那件轰轰烈烈的事吗?」圣上还不至於老眼昏花到连这种借刀杀人的小手段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霍鞑装出一睑的无辜!还不好意思地抚著颊,「别这样说嘛,我只是代圣上徵惩一下那些通敌叛国的大老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通敌叛国?」冷天放不屑到了极点,「哼,现在死无对证,你要怎麽说他们叛国都可以。」能够反驳他这句话的人都已不在了,而人证、物证全都是他的,谁有办法质疑他所说的话?

    「是啊。」他得意地扬扬唇角。

    凤楼怯怯地抬首看进冷天放冒火的眼底,在听见圣上已经知道霍鞑炮轰兴庆宫的原因後,实在是很怕圣上将会采取什麽手段。

    「大哥,圣上他……他会不会降罪霍鞑?」都已经等了好几日了,为什麽圣上对这场南内的内战不发表评论?

    冷天放愈想愈火大,「舒河和怀炽在圣上面前为他开脱说得天花乱坠,连南内娘娘和南内右相也都不惜以一命力保他,说什麽他是为了天朝,才会痛下决心亲自处置叛国贼,为避免叛国贼逼宫宫变,才会把大军开进京兆以保圣驾,你说,圣上能降他什麽罪?」

    在听完他的话後,凤楼的反应和他的火气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「那就好……」她抚著胸口,深深庆幸霍鞑事先有为自已留好後路。

    「早就跟你说过不会有事了,你就是爱穷担心。」霍鞑将她勾进怀里,俯下身重重吻著她的眉心,想把她这阵子紧揪著的两眉舒缓开来。

    看著他们两人旁若无人的亲密举动,冷天放顿时觉得再刺目不过。

    「你们来找我做什麽?」在他的面前跟他妹子卿卿我我?他还记不记得圣上把凤楼指派给他是做什麽用的?

    「来叫你把她嫁给我。」霍鞑正眼也不看他一眼,依旧专心地偷香窃玉,只是懒懒朝他扔出一句重点。

    冷天放阴阴冷笑,「我绝不把我妹子嫁给你。」为什麽他要把妹子嫁给这种把京兆搞得鸡飞狗跳的人?况且他还是个未驯化的野蛮人,说什麽都配不上他们家的凤楼。

    霍鞑的动作霎时止顿住。

    「不把她嫁给我?」他慢吞吞地回过头来,笑得比他还要阴险。「你确定?」

    「怕你不成?」冷天放一点也没把他放在眼底。

    霍鞑慢条斯理地走至他的面前,一手抚著下巴,一手搭著他的肩头向他请教。

    「我既然能炮轰一个宣德殿,你说,我会不会也随便找个名目,派兵来将冷府给轰上一回?」他来这里,可不是来求冷天放嫁妹的,他只是来招呼一声他们要成亲了,这家伙到现在还弄不明白?

    「你不敢的……」冷天放在他收紧手臂时,差点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凤楼无奈地叹了口气,走至他们的面前想分开他们时,不意瞄到霍鞑那双通红的眼眸。

    「大哥,他敢的。」她连忙催促起冷天放,「你最好是快点顺他的意。」

    「嫁不嫁?」霍鞑没耐性地对他亮出一只拳头。

    冷天放决意不从。

    不过,在被霍鞑一拳扁上眼窝和快被人掐死之前,这门亲事,似乎还是需要重新考虑一下。

    「大哥,他中暑了,你别在这个时候招惹他的蛮子脾气!」经验老道的凤楼,情急地一手拉住霍鞑的长发,再扭头对性格同样顽固的冷天色劝导。

    不行,真的要断气了……

    喘不过气来的冷天放,终於在断气之前不甘不愿地点了个头,而後用力推开他,就见霍鞑笑得志得意满,扬起眉峰对他炫耀。

    曾有人说过,面对中暑後的霍鞑,就只有以下几个字。

    忍,一忍再忍,还需忍,继续再忍……去他的继续再忍!那个要嫁蛮子的人可是他妹妹!

    「凤楼。」他简直咽不下这口气,「过来。」他要反悔,他现在就要反悔他曾答应过这门亲事!

    「别叫得那麽亲热。」霍鞑搂过凤楼,啧啧有声地提醒他主权已经转换了,「你只能唤她妹子,她的闺名,现在是属於我一人独有。还有,你也不可以随便碰她。」

    冷天放跳至他的面前,「你蛮子啊?连叫个名字都不行?」

    「对,我就是蛮子,怎麽样?」霍鞑赖皮地朝他吐吐舌。

    「够了。」凤楼一掌推开兄长,一手拉著神智不太清醒的霍鞑走出大门。

    冷天放叫住他们的身影,「你们要去哪里?」

    「回南蛮。」霍鞑昏昏欲睡地回过头来,「你就留在朝中陪我的皇弟们继续斗吧,本王不同你们穷搅和了,我要暂时退出炮火外过我的太平日。」

    但走没两步,霍鞑又拖著凤楼停下。

    「喂,关於我的兵权一事……」他的两眼瞟向站在原地的冷天放,刻意把话尾顿住。

    冷天放没好气地别过脸,「圣上已决定不颁移交兵权一诏,现在除了你,并没有人选可以接手你的南蛮大军,你满意了吧?」

    「非常满意。」他点点头,又热不可支地寻找凤楼清凉的怀抱,「好热……」

    凤楼不语地伸开双臂,投入对天上日没抵抗力的他的怀里,感觉他似乎比往常还来得更加疲惫,这令她不禁想快点起程返回南蛮,去找回他们从前平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她想念南蛮碧澄高亮的蓝天,也想念可以让他在中暑後睡得自由自在,不会有人来叨念或限制的幽兰宫,她更是想念,每当他半眯半闭著眼诱惑她的性感模样。

    这座京兆,已经在她的记忆中变质了,这里再也没有令她想念的一切,她的归宿、她的家,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「回家吧。」快被烈日晒昏头的霍鞑,投降地将睑埋进她的发际,「再待在这个地方,我怕我又要中暑得没完没了。」

    凤楼笑吟吟地环抱著他,「好,我们回家。」

    ……www。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39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39小说网网站阅读蛮郎,蛮郎最新章节
39小说,39小说网,伦理小说,辣文合集,辣文小说,好看的小说
版权所有 http://www.139k.net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