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

小说:前夫,过期不候 作者:千顷寒
    心语仰望着如神诋的男人,往事点点滴滴涌上心头,终是抵抗不住薄弱的泪腺,泪珠儿泗零,此时,她想在他怀里大哭一场,想告诉他她有多无助,有多伤心,有多绝望,可她不能!

    顾天承只是冷漠望着她,像看一个陌生人,心里早已翻覆了几度狂潮,原来,想念到了极致,是近情……情怯杰。

    刚才她在台上的时候,他以为自己看错了,她怎么可能……会在这种地方,会在这种地方供男人赏玩!

    不觉收紧拳,“程进,给这位小姐件衣服,带她走!”

    随从的董事又是一阵惊愕,他这是要‘带出去’?以前不管是什么样的应酬,总裁从来都会不让小姐近身的,更别说带出去,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历!?

    程进会意,赶紧脱下西装披在她身上,要带她走。

    “顾总!”沉稳的声音自人群后响起,众人微偏头,秦博云已经走过来,秦澜跟在后面,第一眼就看见狼狈不堪的心语,笑得好不得意。

    程进心重重沉了一下,情况不妙!

    “颜小姐?”秦澜快一步拦住要离开的他们,装出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,“真的是你!”抓住她手臂拉她对着人群,“大家一定不认识,她就是颜心语,顾家二少弃之如弊履的下堂妻!只是,即使是下堂妻,也不至于沦落到需要卖笑这种地步吧!”她故意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果然她这番话一出,在场的董事脸色顿时难看得厉害,他们心里早已视颜心语为最大的祸患,傲翼的业绩虽然翻了一翻,可是从那以后就一直受制于顾氏,这四年顾氏是自顾不暇才没有对傲翼有动作,若顾氏真存心要对付傲翼,可以轻而易举逼傲翼到绝境!

    “放开她!”顾天承冷冷出声,眸色森冷,淡淡扫过秦澜,只是淡淡一眼,秦澜却觉得脊背爬满冰冷,掐紧颜心语手臂,僵硬着松开。

    “程进,招呼各位董事玩得开心!”说完,不管众人的反应,将心语揽入怀里,大步走开。

    董事们皆胸怀愤愤,却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秦澜瞪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气得僵直了身子。秦博云缓缓笑起来,宁负江山不负卿?顾天承,你还是太年青!

    *

    顾天承紧紧揽着心语,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,她被他箍得轻微泛疼,抬眸,沉昏的柔光顺着他俊朗的轮廓,投下深浅不一的暗影,薄唇紧抿,面无表情,大步穿行于银魅的大堂,周身是一片凛然的肃杀。

    心语脚上有伤,只能勉强跟上他的脚步,他仿佛积压着许久的情绪,她不敢碰触,能做的只是跟着他。

    停车场冷清阴森,她忐忑着伸出手,“天承”颤抖着出声。

    终于,绷紧的弦,断了,他将她压制在车身上,薄唇狠狠印上她的,大手掌住她的后脑,这不是吻,是咬,携带着积压的怒气,惩罚的意味浓重。心语吃痛,紧闭牙关,消极抗争,双手被他扼住,腿被他牢牢夹住,整个人动弹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腕上的力道加重,心语吃痛,那痛深入骨髓,额上泛起细密的汗珠,她抵不住这凌迟般的痛,放弃抵抗,任他长驱直入,恣意施虐。血的腥甜更助长了他的疯狂,大手滑进她衣领,攀上她的柔软,她的身子颤抖得厉害,惊恐的瞪大眼睛,“唔……”她挣扎,他疯了吗!闭眼,咬下他的舌尖,他幽暗的眸子深沉,大手撕开她胸前的薄料,冷风袭来,胸前一片薄凉,她惊呼,放开他的舌!

    他紧紧压制住她,牢牢将她罩在胸怀,“不是有钱,什么都肯做吗!”

    心语惊恐抬头,望着他,他眼神好冷,冷得她心尖都在颤。

    他凑近她,眸底一片冰冷,大手滑过她裸//露的肌肤,“睡了那么多次,只拿了二千万,你未免也太贬低自己的身价了,这次我们玩野//战,价码随便你开!”声音异常温柔,他像个温柔的恶魔,往人心窝上捅刀子,用那样轻藐的语气。

    心语胸口窒息的生疼,连呼吸都是痛的!

    他猛然挤进她修长的双腿,与她贴得更紧密,背抵着冷硬的车身生生的疼,他膨胀的浴望抵着她的嫩柔。

    “要多少钱?再陪我玩一场爱-情-游-戏?”一字一句,几乎是咬牙说出的。

    他清晰看到她眼里的痛苦和绝望,他比她更绝望,曾经,他将整颗心棒到她面前,她狠狠踩在脚底下!从一开始待他身边就是为了利用他吗?好,就利用吧,她利用他,作为回报她将自己‘卖’给他,就这样一直纠缠到死,上穷碧落,下赴黄泉,生生深深纠缠不休!

    他的话,字字诛心,字字都像是一把磨的锋利的刀刃,搅得她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原来最傻的还是她,傻傻地动心,傻傻地因为他,曾经想放下仇恨过平静的生活!她一直以为他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救赎,想像有多美好,现实就有多残酷!

    她知道他们不可能在一起,她也从没想过他们会在一起,现实于他们有太多无奈,既然不能相爱,就相怨吧!她想平静的生活,那些人却偏偏不放过她,他们不让她好过,她为什么要让他们好过!。

    敛尽眼中的痛苦,只剩绝望,狠绝的绝望,抬眸定定看着顾天承,逼自己一点一点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不要钱……”腿主动缠上他腰腹,要厌恶就厌恶得彻底一点吧,眸底波光流转,媚得要滴出水来,“我要整个顾家!”

    顾天承掐紧她腰肢,似要掐断她,‘她没有辩解,一个字的辩解都没有!’心像泡在硫酸里那么痛,他一直不愿意相信,不相信她真是那样凉薄的人,可现在听到她亲口承认,他还有什么借口不信!悲凉似蔓藤枝枝叶叶疯狂地延伸至四肢百骸,到了极限处,反而平静下来,望着她,一步一步退出距离,脱下西装盖在她身上,没有一句话,走开。

    昏暗的路灯下,他的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折射成一条最孤单的线段。

    心语逼回的泪汹涌而出,心好痛,痛得她绻起身子,双手抱膝,咬住手指,隐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……

    程进接到电话,匆匆赶到停车场,就看到瑟缩着身子的心语,放慢脚步,走近,“颜小姐!”

    心语起身,看着他,哭过的眼睛干涩得难受,“要送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程进脸微白,“古堡!……对不起!”

    心语觉得冷,紧了紧他的西装,满是他的味道,“我这次……是不是又连累他了?”

    程进面色凝重,不语。

    心语笑起来,“可是这次我逃不开了,也不会再逃!”

    手机突然响起,在空旷的停车场显得异常突兀。

    接起,“喂!”

    “今天,你的表演我很满意!”秦澜还是那样鄙夷的语气,“第三个条件,有多远滚多远,最好永远都别让我看见你!”

    心语冷笑,“秦大小姐,不好意思,第三个条件我不接受,还有……前面的两个,我一定找机加倍的还给你,你记好!”

    ps:汗~~还素请亲爱的们站在心语的角度想一想,所谓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人在一个环境里都会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,这是必然的!!还有要坚定的相信醉素亲妈啊!!稍后还有一更,继续求支持,求打赏

    你给我顾家,我给你这一生!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259 12:31:30 本章字数:2957

    夜,如水般沁入肌肤的凉意。。

    车停缓缓开进古堡大门,好像进了黑洞一样,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。只有车前这一点灯,和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。

    程进下车替她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迎接她的是满屋的寂静,古堡陈设一如四年前,好似这四年是静止的时间,好似她从未离开过。

    程进站在一旁,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终是不知如何开口,最后只化作一声沉重叹息。

    心语抬眸,“我宁愿流离失所,也不愿有这样的重逢,只是,事情从来都不是按预期的发展,我无力改变,只能逼自己去接受!傀”

    “……对不起!”程进一晚上只是说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心语笑,“你不用跟我道歉,我明白你的立场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大少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都已经不重要了,我们之间有太多无法逾越的横垣!”

    程进眉深促,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“你休息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心语点头诔。

    窗外,紫藤花依旧,只是人事已全非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大少!”程进推门而入,顾天承背对他,挺拔而修长,立于落地窗前,嵌进窗外巨幅的星光璀璨更显落寞。

    “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程进上前,“是!颜小姐这四年都在唐人街,房东是个一个年过六旬老奶奶还有一个孩子,她在一家叫景怡的面馆做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不觉收紧,竟然就在他眼皮底下,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程进促眉,“我们查到前几天,秦澜小姐曾派人sao扰与颜小姐同住的老人和孩子,还有,景怡面馆的小老板也在几天前因为醉酒驾车撞死人,我简略的去查了一下,中间很多猫腻!”

    顾天承沉默不语,脸阴沉得厉害,他知道她出现在那种地方一定有苦衷,她宁愿去那种地方受人羞辱也不愿向他要帮助。嘴角扬起自嘲的弧度,他将她放在心尖上疼,却换不来她的信任,颜心语给他的,从头到尾,只有不信任而已!

    “秦澜!看来秦家的安稳日子过腻了!”冷冷出声,回身,“替那老人孩子另外找住处,确保安全,警局你找人打个招呼!”拿了车钥匙匆匆出去,她能这样为帮助过她的朋友,他不信她对他真的可以绝情、绝心!

    *

    警局

    心语只能见到黄律师,周魏现在已经不准探视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律师深蹙眉头,“死者家属一定要告他,我已经尽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心语拿出银行卡,“这里有两千万,你带我去见死者家属!”

    律师惊愕,“你……哪来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没抢,二没做犯法的事,这些都是合法的钱!”她走的时候拿了顾天承两千万,即使是最困难的时候也分毫未动,因为她知道,只要她动一点这笔钱,顾天承就有办法找到她,如果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,她早点拿出这笔钱也许……只是人生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“好,我试试!”律师收下卡,“成不成我不敢打包票,这中间的事好像不止是钱的问题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心语蹙眉,“我知道,其它的事我来处理!”

    律师看着她,“介意我冒昧的问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您说?”

    “你和周先生……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心语微怔。

    “恕我冒昧,只是觉得有些奇怪,一般情况下即使是夫妻都有可能大难临头各自飞,而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,他不会遇上这种事,这对于他来说是,飞来横祸,我不想欠他什么,就当是我还他这四年的照顾!”

    律师点点头,好像有些明白了,“我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出来警局就看见顾天承的车,心缩紧,自觉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上车!”命令地口吻。

    心语乖乖上去,他面无表情,启动车子,疾驰出去。

    车开上高速,一路无语,她微微偏头看他,他的表情平静得吓人。

    渐渐听到海浪的声音,转头看向窗外,平静的海水金碧清莹,一层层七彩光辉映照水面上带起一波一波涟漪。

    海风袭来,留下长久的回响,两人之间的沉默像一场拉锯战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解释的机会,只要是你说的,每一个字我都信!”他淡淡开口,却无比笃定。

    心语交叠的手掐紧,她不想再傻傻的有期待,她试着放下过,试着用另一种态度去生活,可是,命运不放过她,爸爸因为她过逝,颜家因为她倾覆,上天要惩罚她,注定了,她得不到幸福,只有仇恨,她的人生里以后只剩下恨了!

    抬眸,坚定望着他,“你给我顾家,我把这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39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39小说网网站阅读前夫,过期不候,前夫,过期不候最新章节
39小说,39小说网,伦理小说,辣文合集,辣文小说,好看的小说
版权所有 http://www.139k.net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