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

小说:前夫,过期不候 作者:千顷寒
    没有,不是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他脸色阴沉,不语。

    程进心理一时还没转换过来,看见他对颜心语冷漠到这种地步,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大少,她是颜心语,你曾经拼了命也要保护的颜心语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我们跟你们无怨无恨,你们到底想干什么!”靳埭表现得有点激动,怒斥。

    警察拿到现场找到的证物。

    带血的刀,一部手机……

    “根据手机短信内容,是这位颜小姐约付小姐见面,付小姐原本是拒绝,然后颜小姐发了张和靳先生的……亲密合照,付小姐才约她在别墅见面!”

    心语惊愕瞪大眼睛,“不是,我没有,那不是我的手机……”

    程进也是满脸震惊,“不对,这手机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,我可以做证,是付瑶约我们见面,根本就没有前面那些事……这件事……一定是有人设的局!”

    心语也意识到了,思路渐渐清晰起来,“付瑶约我在那里见面,我进去的时候,门是开的,我刚进房间就被人打晕,醒过来付瑶就那样了,很明显是有人陷害我!”

    警察促眉,“是不是有人陷害你,我们会查清楚,不过现在所有的证据都直指你!”

    “付瑶!”心语霍然清明,“所有的事都是付瑶设计的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她不惜赌上自己的命只是为了陷害你?”靳亦琛冷厉开口,脸色阴沉得骇人!

    心语望着他,“她不光是要陷害我,她害怕你知道真相,所以才自导自演了这一出,她是在扰乱视听!”

    “荒谬,简直无稽至极,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?”靳埭怒极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各位,按照程序,我们要依法拘留颜小姐!”警察打断他们,拿出手铐。

    心语踉跄着后退。

    程进急了,冲上前,被警察制住,他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“大少,不能让他们带她走,她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警察已经铐上心语,看向靳埭,“靳先生,如果伤者清醒请第一时间通知我们,我们要例行录口供!”

    靳埭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程进更焦急,咬牙,大喊,“顾天承,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他薄唇紧抿,眉心紧蹙。

    急救室灯灭,门开了,医生出来,“伤者家属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!”靳埭赶紧上前。

    警察已经带心语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也要请你回去协助调查!”说着,连程进也带走。

    心语回头,他不信她,甚至都没有好好看她一眼,他心里真的只有付瑶吗!

    靳亦琛没听清医生具体说了些什么,只听到说付瑶没什么事了,感觉,松了口气,付瑶没事……她也不会太严重!回头,只能看到她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背影……

    她说的真相……是什么?

    病房门外,靳亦琛脸色深沉。

    靳埭刚办完住院手续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抬眸,“您不觉得这件事有点突兀吗?”

    靳埭神情有一丝慌乱,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到颜心语的动机!”

    靳埭的脸色沉下去,“你现在是在为那个女人开脱吗!”指着病房,“这里面躺的是你的未婚妻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要帮谁开脱,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!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真相是吗,好,我就告诉你真相!”靳埭拨了通电话,不知是打给什么人,只是听到他让对方送什么东西过来。抬眼看着他,“等付瑶醒过来,所有的事就都清楚了!”

    推开病房门。

    付瑶其实已经恢复意识,他们在门外的谈话,她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缓缓睁开眼,靳亦琛已经走到床前,她抬手,他接住,“还好吗?”

    付瑶看上很虚弱,只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靳埭满脸怒气,“你告诉他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样的,命都快没了,还隐瞒什么!”

    付瑶双眸立马聚集眼泪,缓缓滑落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……”她哽咽开口,“不止找过我一次……”看着他的眼睛满是伤戚,“她告诉我,你爱的是她,你们已经……发生关系,要我放手!”

    靳亦琛脸色阴鸷。

    付瑶哭得更伤心委屈,“我不信,我警告她不要再来*扰我,她就传来了你和她的……照片,你能了解我看到照片时心有多痛吗?她要见我,我不敢约在外面,就约在别墅。”她顿了下,微微喘着气,“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一定要逼我承认你是‘顾天承’,我不答应,她就拿出刀……原本我以为她只是吓吓我,没想到……她真的捅过来,那个女人精神有病的,她的话不能信!”

    靳亦琛眸色黯沉,想到,那次送颜心语去医院,医生说过,她长期服食控制精神一类的药物,就算她说的是胡话,跟她一起的那两个男人说的也是胡话?

    “叩叩!”敲门声打断他思绪,抬眸,特助推门而入,手里拿了厚厚一叠资料。

    “总裁!”

    “东西准备好了吗?”靳埭幽幽开口。

    “都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给少爷!”

    特助点头,恭敬将资料递给靳亦琛。

    他接过,眉尖微蹙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靳埭沉重叹了口气,“你不是问我桐城顾家的事吗,这是我查到的!顾家是桐城的名门旺族,顾天承因为是私生子为顾家老夫人不容,与顾家正牌接//班人更是多冲突。颜心语曾是顾家少夫人,后因与顾天承不清不楚被赶出顾家……”

    靳亦琛翻开资料,第一面赫然订着‘顾天承’照片,眉心紧滞!

    靳埭看了看他的表情,接着说,“我看到这照片时也吃了一惊,这‘顾天承’实在是跟你长得太像,不过……他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靳亦琛震惊!

    “听说,颜心语还因为他的死想殉情,被人所救,之后精神就有问题,她碰到你之后,一心把你当成‘顾天承’,甚至想把你变成‘顾天承’才会对付瑶起杀心!而她带来的那些朋友……也只是认错了人,我想,你如果这样出现在‘顾天承’以前的生活圈,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分不清!”

    靳亦琛翻阅资料,脸色冷厉得骇人。

    付瑶给靳埭递了个眼色,示意他说到这里就可以了,他现在一定很混乱,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!

    这也正是她的目的,最好的结果,他相信他们说的话,又或者,他谁也不信,这样颜心语他们也占不到什么便宜!

    他也可能会去调查,可他身边现在都是他们的人,他能查到的只有他们想让他看到的东西!

    这样一来,她就有足够的时间想办法怀上他的孩子,她最终的目标不是嫁给他,而是生下他的孩子,只要有了他的孩子,即使哪一天他恢复记忆,她也将永远夹在他和颜心语中间,他可以不爱她,却绝对不会不要孩子,他曾说过,他的孩子,他一定会让他活在阳光下,要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他,不会让他有像他们一样的灰色童年!

    靳亦琛现在的确是混乱了,照他们所说,他应该跟颜心语是陌生人,可为什么会有那么深刻的感觉,还有脑中不经意闪过的零碎片段又怎么解释?

    *

    阳光漏进来斑驳的落在墙壁上,心语缩在监狱角落,她保持这样的姿势一整晚,瞪着大眼睛直到天明。

    因为情节严重,她不准保释。

    季东辰派来了最精锐的律师团,程进也在想方设法交涉。

    她抱膝望着窗外,只能看见一方小小的天空,甚至连云都看不到,想着他看她时的冷漠表情,全身发冷,颤抖着抱紧。

    “颜心语,有人来看你!”狱警敲着栏杆。

    她回神,腿麻了,艰难扶着墙壁站起来,一步一步往外挪。

    狱警带她到单独探视室。

    程进和律师在等她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,有没有人欺负你?”程进见她脸色惨白得厉害。

    心语摇头。

    程进介绍,“这位是陈律师,他会帮你!”

    心语微点头算是打招呼。

    陈律师很公式化的回应了一下,快速入正题,“刚收到一个好消息,付小姐经过抢救已过危险期,但是所有证据都对你不利,如果付小姐执意要告你,你很有可能会判故意杀人罪未遂,会坐牢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有做,全都是付瑶一手设计!”

    陈律师很无奈的促眉,“法官只看证据!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,从付小姐那里找突破口,只要她不抓着你不放,我们还有办法!”

    程进眉皱得更深,“这恐怕比登天还难,付瑶这次连命都赌上了,这么好的机会,还不往死里整!”

    心语拳收紧,抬眸,“带我去医院见付瑶!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心语缓缓笑起来,看着程进,“你以为我要去求她?”摇头,“我要和她对质,我不信天承会信她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醉也要过端午节啦,下周加更!!亲们要相信一句话,危机往往是转机的开始,淡定,淡定!!

    她就那么爱他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2624 9:14:14 本章字数:3041

    阳光漏过枝远,偶尔抬眼,望向看守所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车怎么就开到这里了,手指稍用力,捏碎了指尖的烟。

    自嘲轻笑,自己到底在介意什么?介意那个女人竟敢当他是替身,还是……介意她对那个男人的至死不渝,她就那么爱‘顾天承’?

    手机突然响起,看了眼来电显,接通,“爸爸!”

    “亦琛,你在哪里?嗒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,有点事!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什么事比小瑶更重要?她刚醒,在找你!”靳埭的声音带了点责备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马上来。”淡淡地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启动车,车缓缓滑出去。

    程进和律师刚帮心语办好手续,警察去医院给付瑶录口供,带心语一起去。

    刚出大门,心语怔在原地,抬眼看着远处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程进问她。

    众人也停下疑或看着她。

    心语抬手指着远处就快消失不见的车影,“他来过!”

    程进促眉,“他?谁?”

    “天承!”心语说得坚定。

    程进慌忙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,什么也没有。沉重叹了口气,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真的不敢相信,失忆会这么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认真的看着心语,“你最好有心理准备……关于大少的情况,我咨询过专家,医生说,如果是因为疾病导致失忆要简单得多,找到病源对症下药就可以恢复,若是因为外界原因,比如头部受重创而失忆,就会复杂得多,没有药物可以医治,只能靠病人本身和亲人的开导,这就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也许是一年、两年……也有可能是十年、二十年……我想,付瑶和靳家就是看准了这个,才敢这样肆无忌惮欺骗他!”

    心语怔怔看着远处,“我肯定他来过,他会担心……我们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程进深皱眉,先要解决迫在眉睫的棘手问题,她才能抓住这个‘机会’啊!

    可是,付瑶会放过她吗?

    医院病房

    “啪!”付瑶打掉手边玻璃杯,杯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因为动怒牵动了伤口,脸惨白,额上冒出密密冷汗。

    靳埭促眉上前,“身体要紧,何必为这种小事动怒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开车去了看守所?”付瑶揪紧床单。

    靳埭眉皱得更深,“他去那里……也许是为了了解事情的进展,我已经打电话让他过来了,他应该在路上!”

    “颜心语,颜心语,这样还不能解决她吗!”付瑶因疼痛脸变得扭曲,看上去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养好身体要紧,剩下的事,我会安排好!”靳埭幽幽开口,“我保证她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亦琛!”

    “总裁!”特助慌慌张张直接闯进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39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39小说网网站阅读前夫,过期不候,前夫,过期不候最新章节
39小说,39小说网,伦理小说,辣文合集,辣文小说,好看的小说
版权所有 http://www.139k.net All Rights Reserved